Thursday, June 28, 2012

王菲的約定與郵差

林夕筆下王菲的約定與郵差


不可能那麼多巧合,肯定是精心安排。

聽了十多年才突然聽出來,或許人必需要有經歷才能明白。早幾天我發現文字盛載不了感覺,我們只可以透過記述情境來鈎起感通,即以文字來盛載情境,再藉情境來產生感通。產生感通的前題是有共同經歷,要有共嗚感,不然就是對牛彈琴。

我卒之聽出了兩者之間的關係,這是好是壞?

Wednesday, June 27, 2012

女孩的手


一覺醒來,發現自己捉著太太的手,我想起媽媽的手。

媽媽的手,是我這個男孩第一次觸碰的手,這種感覺我不懂形容,我只知我需要,而且很需要。

後來我這個男孩跌跌碰碰地,再觸碰另一位女性的手,這種感覺我也不懂形容,我只知道我需要,而且很需要。

我回家告訴媽媽,從她臉上的笑容,我又好像明白多了一點?

再幾年後,我這個男孩再觸碰到另外兩位女孩的手,她們是我的女兒,這種感覺我更不懂形容,但我知道她們需要,而且很需要。

這些年來,我真的不懂,但當我想起兒時捉著媽媽的手的時候,我又好像明白多了一點?

我不明白,但我只想捉著不放。

情,說不出來,只有感通; 愛,沒有完美,只有更濃。

Thursday, June 21, 2012

Executing your dream

Leave your dream unfulfilled, or to work it out? 

For that matter, I think of a dual meaning phrase, "executing your dream" in English. 

It could be to realize your dream, or to kill your dream.

It seems paradoxical but that's life.